▲ 特斯聯首席科學家楊旸博士


以下為對話實錄:

Q1:如何理解泛在操作系統?相較于主機時代、PC 時代,尤其是移動互聯時代的操作系統,泛在操作系統有何迭代?

楊旸博士:泛在操作系統相較傳統操作系統很大的不同在于它的開放性。PC或者手機的操作系統針對的是一個確定性的環境——設備管理的硬件也確定,應用的數量也相對確定。在這樣確定性環境下的操作系統,它的主要目標是為了提升效率。但我們在智慧城市或者智能的空間里講泛在操作系統,強調的更多的是它的不確定性,或者它的開放性,因為城市里人來人往,各種設備和終端的接入是一個動態的過程。這個時候就無法用原來確定性、封閉性環境中的操作系統來管理這樣一個不確定性的場景。

Q2泛在操作系統的發展面臨著怎樣的挑戰?

楊旸博士:泛在操作系統的開放性要求有新的安全機制、接入和管控的機制、資源分配的機制,來動態地處理系統里的各種需求。這個時候我們所追求的最重要的是可靠性和穩健性——首先要給用戶提供一個非??煽康姆?,假如達不到穩健的標準,追求效率也沒有意義。我認為泛在操作系統所面對的不確定性就是它最大的挑戰。

這有點像我們學習知識。高中的時候,知識點就在課本里,考試的內容也在里面。我們拼命刷題,越熟練,效果就越好,成績也越高。開放式的操作系統則好像我們畢業后進入了社會,面臨的情況跟老師教的課本不一樣——在私營企業,在外企,面對的環境都不同。這個時候就要不斷地思考,去適應環境。這就像開放式操作系統面臨的問題——要對很多不確定的事情做出最符合你利益的判斷。這是一個難點,也是我們要融合人工智能技術的原因。它超出了原先那個模型能定義的系統服務邊界。

Q3梅宏院士認為,由于泛在計算場景的領域行業特定性、泛在計算資源的廣譜多樣性和極端特異性,不會存在“大一統”的通用、普適的泛在操作系統,而是會存在領域或應用場景定制的多樣性的泛在操作系統。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楊旸博士:我非常贊同這樣的說法。其實在我們身邊已經有這樣的例子,就像網絡,社區、樓宇、公司都有各自的局域網。但Internet(互聯網)則是“網絡的網絡”,它把不同的網絡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個集大成的Internet。泛在操作系統也是一樣,每一個小的系統都有自己的操作系統,都有自己的管理體系,但是我們還需要一個大的泛在操作系統,把不同的體系管理起來。這也是我們要打造TacOS(特斯聯智慧城市操作系統)的原因——要做操作系統的操作系統,能夠把大家的資源,信息和服務需求整合在一個體系下。

這也是Internet成功的一個核心價值所在。它把原來的網絡的孤島連在一起,形成了互聯網,創造了巨大的財富。TacOS則是要把信息和服務的孤島連在一起。有的體系可能有自己的操作系統,有的可能甚至還稱不上有操作系統,只是一個嵌入式的軟件或者管理平臺。這也是我們剛才提到的難點所在,你面對的環境,你服務的對象都是不確定的、開放的。這個時候你的系統就要求非常穩健。而穩健的核心是簡單,越簡單的系統越可靠、越穩健。

比如在Internet的成功案例中,關鍵的IPv4協議就是非常簡單的協議,它沒有什么高深艱澀的數學理論,但能夠讓不同的網絡都能運行得非常順暢,信息交流的時候也沒有太多額外的資源開銷和管理負擔。所以Internet能夠提供穩健可靠的服務,在全世界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因此,這也是我們TacOS操作系統設計在一開始就要考慮的關鍵問題,要通過一個非常簡潔和高效的軟件架構來實現。只有讓所有合作者都能聽懂這個操作系統的指令和要求,才會建立起大家的信心,獲得大家的支持。我們的TacOS操作系統能夠實現承上啟下,采用不同的語言、協議和方式把大家的個性化服務需求很好地映射到合適的系統資源上,高效可靠地提升用戶服務體驗,這就是價值所在。

Q4當前我國的泛在操作系統還處于百家爭鳴的階段,許多ICT廠商都在做自己的OS,這過程中是否存在什么誤區?大浪淘沙過后會否造成資源的浪費?

楊旸博士:一定會有大浪淘沙的過程。大浪淘沙過后,判斷一個產品是否有價值的唯一依據就是是否給用戶創造了價值。如果某個系統為用戶創造了價值,就算是個封閉的系統,用戶照樣愿意為它買單。就像蘋果的生態一樣,它不太兼容,其他的產品需要去和蘋果兼容。我相信智能物聯網技術和應用的快速發展,會向著Internet這樣的開放生態模式去演進?;ヂ摼W也是一個源自于底層基本通信需求的技術,它在不斷的應用創新和技術迭代中,創造了更大的價值。物聯網產業要獲得類似的商業成功,首先要有自己的通用核心技術,而且能夠為各行各業的用戶創造價值。

Q5市場問題是國產化OS所面臨的尖銳問題。盡管國產化替代是趨勢,但由于資金注入不足、今年許多廠商面臨著生存壓力。能否預期下行業回暖的時間?

楊旸博士:現在物聯網產業的狀況有些類似于互聯網產業在2002年的狀態——物聯網的2022年就像互聯網的2002年,處于應用和服務爆發的前夜。倒下一批非常優秀的企業,但其實也是在為即將到來的巨大成功積累經驗和醞釀能量。我個人覺得物聯網面臨著更大的挑戰,它首先要像當年的互聯網一樣,受到傳統行業的認可。這可能需要3年左右的時間才會回暖,進入欣欣向榮、良性發展的態勢。但要達到真正的成功,我猜還需要再等5年左右的時間——到2030年,智能物聯網技術與千差萬別的服務需求的匹配會更加高效和順暢。

Q6目前泛在操作系統在金融、教育等行業的的拓展情況如何?哪個行業泛在操作系統的發展相對較為成熟?您認為泛在操作系統最有可能在哪個行業實現突破?

楊旸博士:現在大部分行業都還是以生產、制造、管理和服務流程的自動化作為主要的方向。我們的第一步當然是實現數字化,數字化還不涉及流程自動化——只是采用數字孿生技術把物理世界映射到數字世界。但大家更關心的是科技替代人,實現流程自動化,能夠在生產、制造或管理等方面完成數據及時分析和快速智能決策。未來的數字世界盡管炫酷、高效,但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應該保持以人為本,充分考慮和關懷社會上各類人群的差異和特點,這正是特斯聯公司的創業初心和使命。物聯網領域的很多公司都是以技術為導向,以技術驅動應用,特斯聯卻一直強調以人為本。這是最難做到的,因為這樣的目標追求不能帶來即時的經濟效益,但可以兼顧科技服務的高效率、公平性、信息安全和隱私保護,從而更好地服務所有人,而不只是服務大多數人,這是服務理念上的顯著差別。服務大多數人,可能從經濟效益和回報周期的角度來說更大、更快,但不是數字世界可持續發展的長遠之計。

我前兩天看到一個視頻,某個地方的警察,他看見一位老人,可能是一個小商販,騎著自行車帶了好多氫氣球。這個警察原本可以把他攔下來罰款,但他選擇轉過了身假裝沒看見。我想這就是人治理社會時會有的溫度——他會在別人困難的時候發揮同理心,表現出人性的溫暖和體諒,但數字技術是沒有這樣的設置的,迫切需要我們賦予它這種智能化的理解和關愛能力,保障整個社會的健康、和諧、可持續發展,因此我們在設計和推廣智能物聯網系統和應用時首先必須要貫徹以人為本的服務理念。

情暖中秋,特斯聯“火雷行動”走進屯墾小學

上一篇

特斯聯入選2022中國AI商業落地TOP100企業榜單

下一篇
51精品国产午夜福